感人故事

杂质的爱情

  当吉走的时候,他只留下一封信和一张空白支票。他说,他希望我能生活得幸福。我流着泪撕碎了信和支票,看着它们在空中飞舞。我发出一声连自己也听不见的冷笑。我知道,我对吉除了怨恨,便只剩下心灵深处的鄙视。吉用爱情换来了一个锦绣的前程,而他的心将会永远沉入炼狱不得安宁。
  
  我常独自去一家名叫“雪域”的酒吧。在那里,我常看见一个男孩旁若无人地自斟自饮。不知怎的,他的这种举动却打动了我。
  
  他总是穿着一身很随意的衣服,眉宇之间,有一种逼人的英武之气。这样的男孩难道也会失恋?他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而我却喜欢坐在无人看见的角落里。
  
  那一天,天很冷,“雪域”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两个人的酒吧,显得幽深神秘。他似乎也发现了我,缓缓走向我说:“你总是一个人来,需不需要我陪你喝上一杯?”我点点头,我们倒了两杯红葡萄酒,坐在溢满音乐的酒吧里对饮着。
  
  这以后,相约去酒吧,成了我们生活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在这里,他知道了我的故事,而我也知道了他的公司因经营不善而破产。他曾握紧拳头说:“如果我再有一笔钱,是决不会倒闭的……”
  
  望着他忧郁的眼睛,我觉得我们像两个天涯沦落人,彼此的心相偎着取暖。
  
  一天,他对我说:“灿儿,我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我准备好好干一场。”我很高兴他能走出人生的低谷,能重新振作起来。男人是不能没有事业的。
  
  我和他一起满怀希望地策划着未来。当我们决心开个服装店时,又都为资金发起愁来。
  
  我们的计划一天天搁浅。我建议先放弃计划,从小做起。他听了摇摇头说:“那不行,那样不知何时才能筹够钱。”
  
  我沉默了,我第一次为钱而感到无奈。我想起吉的话,他说,人这辈子是无法离开钱的,没有钱什么事都办不成。我曾不屑他的这种态度,而现在我发现人们一旦有了欲望是离不开钱的。
  
  卓沉默了好久,终于艰难地开了口:“灿儿,你不是有一张空白支票吗?能不能先借给我用一用?”我这才想起那张让我心碎的支票。这个时候,它显出了价值,但我已经把它撕成碎片了。
  
  卓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说:“灿儿,你真的把它给撕了?”我平静地点点头,我看到卓失望的表情。
  
  那晚,我们怀着各自的心情沉默着。
  
  第二天遇见卓时,他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情,我们之间也消除了昨天的不快。
  
  不久,卓透露给我,吉现在已是凯瑞公司的副总经理,而那个徐娘半老的总经理,暗地里已将实权交给了吉。我不明白卓给我说这些干什么?我已不愿再听到吉的名字和有关他的事,这个人已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卓说:“灿儿,既然你已不恨吉了,何不向他像普通朋友那样借一笔钱,等咱们自己有了钱再还给他。”我呆呆地望着卓,我不明白他怎么能出此下策,让我向那个抛弃我的男人开口借钱。
  
  我和卓再一次不欢而散,只是这次我的心感到前所未有的沉重。
  
  在情人节的前夕,我收到了吉的电话。他说明天的日子已不再属于他,今晚他想请我出去坐坐。如果这事放在以前,我会冷冷地挂上电话,但此时卓的话却回荡在我的耳边。
  
  在那个豪华的酒店,我和吉相对而坐。我不知该说些什么,事情已过去了这么久,我对面前这个英俊的男人已没有了感觉。
  
  终于,吉说:“灿儿,现在我拥有了一切,但我却发现这一切都抵不上一个你。如果时光能倒回去,我宁愿拿现在所有的一切换回我们美好的时光。”我苦笑着想,别说时光不会倒流,即使真的可能,吉依然会做出同样选择的。我不会对他抱任何希望,也不会再次被他打动。吉依旧很有魅力,但在我眼里却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爱的清单

    爱的清单

    同学聚会回来,何丽喝醉了,醉得一塌糊涂。看着昔日普普通通的女同学们个个锦衣华服,香车宝马,幸福地依偎在能干潇洒的老公身旁,她的心,顷刻间失去了平衡。 何丽又想到了丈夫张明,木讷寡言,从来不会给她讲什么温馨话,更不谈为她做一些浪漫的事情了。 [详细]

  • 爱得长久,因为懂得

    爱得长久,因为懂得

    他开始打电话。事情往往就是如此,当你不想有约时,约会多得打架;可当你寂寞时,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共进晚餐的人。 他不想回家,想找一个可以说说话的人。这个简单的要求,突然变得无比艰难。沉默从什么时候开始?是那一天,她又在唠叨他为什么把车停在楼下, [详细]

  • 你真的需要嫁人吗

    你真的需要嫁人吗

    我最近在练书法,前几天一时兴起,在一张纸笺上写了嫁人两个字。然后在微博上发出去,戏谑地说:5分钟内转发此嫁人卡就能在1年之内嫁掉。 你能猜到结果如何吗?在24小时之内,这条微博被转发了3万多次。这在整个新浪微博24小时转发量中,都是名列前茅的。 这 [详细]

  • 被鱼牵动的幸福

    被鱼牵动的幸福

    去年夏天,我在江苏无锡住过一段时间。我的房东是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有着江南女人的娇美韵味,只是眉宇间隐隐有一股哀怨。女人的丈夫在不远的市场上开了一家鲜鱼店铺,却不经常回来。 那天早上,我正要出去,女人走了进来,她声音低低地说:先生,拜托你一件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