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故事

我童年的一件趣事

  在我十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和弟弟一个人在家,弟弟饿了,我问他想吃什么,他说想吃面条,于是我就用做饺子的方法开始给他做面条。

  我先放一锅凉水,打开煤气灶,把那锅水烧开。接着放些面条,翻一下,盖上锅盖,然后跑去看电视了。过了一会儿,弟弟问:“烧好了吗?”我说:“怎么啦?急了?还没烧好,还要十分钟吧!”弟弟着急地说:“我不行了,拜托能不能快点?十分钟之后我可能就要饿扁了!”我无奈地说:“好吧!我尽可能快一点!”

  把面条烧开以后,我又放了油和盐。“哎呀!盐放多了!”我激动地说,“没关系,多放一点面条应该就能盖住咸味。”于是我又多放了一点面条,可还是那么咸。最后我背着弟弟给他吃,他吃了作文https://wWw.ZuoWenWang.Net/一口全吐了。他一脸嫌弃地问:“姐姐,你是不是多放盐了?还是你全放盐了?不行,我自己做吧!”我连忙拦住他,可最后还是没有拦住,他被火烫到了,最后面条也没吃成,还浪费了那么多面条。

  没一会奶奶回来了,看见煤气灶旁边的袋子里没有面条了,就问:“面条呢?之前还有一些的,现在怎么没了?”我连忙说:“小濠要吃面条,我给他做面条吃,结果砸锅了。”本以为奶奶会臭骂我一顿,谁知奶奶却温柔地说:“你好心给小濠做面条,是关心弟弟,下次他饿了,就到表婶家里去,表婶给他烧吃。你自己做是很危险的!”我听了后,默默地点了头。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时光流逝我们依然相识

    时光流逝我们依然相识

    时光错落,于褶旧的光阴深处,轻拾一瓣记忆的残香,绕指生情,那些沉淀在心底的过往瞬间,一一轻吟着和弦,或拈花一笑的柔情,或深情地痴望,或不舍的泪光,或相拥的甜蜜。喃喃细数着过往的红尘琐碎,只轻叹一句,那段岁月,有我不眠的想念! 岁月碾碎了记忆 [详细]

  • 爱是灵魂深处的花

    爱是灵魂深处的花

    都说“禅,是一枝花”!禅,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境,意境的东西是美是幻也是真,是思想中的白莲花,圣洁,脱俗,高贵,是一种禅心圣境,是一种简单到极致却难得的内心修为!并不是人人都可以触摸体会,并不是时时都藏匿心底,然而,爱不是,爱是流淌 [详细]

  • 夫以妻贵的幸福

    夫以妻贵的幸福

    一 我高大威武、性格豪爽、粗嗓门儿,妻子莫枫小巧瘦弱,我一直在她面前充当着大树的角色。 可是夫唱妇随的家庭模式在去年改变了,我原本效益甚好的公司倒闭了,好几个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而莫枫的事业则迅速发展,被提拔为副经理,从小女人变成了女强 [详细]

  • 毒不死的女人

    毒不死的女人

    他是村里唯一一个到了30岁还没有找到老婆的男人。也难怪,家里穷的只有两间草屋一头猪和几十只鸡,更重要的是他是个哑巴,除了咿咿啊啊就什么也说不出了。村里没有一个人想给他介绍对象。 35岁的时候,他和一个脊背像弓一样的女人走到了一起。有人说哑巴占了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