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趣事

沱江酒醉散文

  也或许只有坐在沱江边,因着酒精的麻醉,我才能稍稍平复一些如潮翻滚的回忆。

  潺潺流淌而去的江水,是否能承载我一些倦怠的心情,把它们随处流落在我的足迹无法踏及的角落,那么我今夜的一场酒醉在清醒之后,也能有恍若隔世的迷离,心不再为一些情,一些爱所纠缠,我需要的仅仅是一种平静,那么就算在一种平淡中默默的死去,是否也还能不再清点岁月在心上雕刻的斑斑痕迹

  如果能在这酒醉中淡然的死去,我是否就再不需要找寻你哪怕半点的踪迹,就这样,你我从彼此的世界彻底的消亡,在另一个世界,就算是我空守又一个寂寞,也好过如今的相思无寄,怅然的守望与心痛的回首。

  一个本就注定寂寞一生的女人,却还要在不甘寂寞中挣扎徘徊,那么除了守侯一个又一个心痛的来临,还能渴求上天的怜悯与眷顾,赐予我哪怕半点的温暖幸福的感觉吗?

  寂寞的春天,落花如雨,残红轻敲着蔓延的回忆,一时之间竟弥漫了整个的沱江水。那月夜中轻咽的凄漓,如胡弦哀伤悲宛的弹唱,一曲曲,扣响了夜的精灵,吊脚楼上悬挂的大红灯笼,在与星光与水影的闪烁辉映中,如那娇艳着却无助着的新娘,远离着自己最爱的情郎,在淡眸遥首回望中,一步步走向早就注定的命运与婚姻,哭,无泪,笑,无声,走向寂寞,走向与爱无关,与恨无关的茫茫岁月。

  再给自己添上一杯酒,酩酊大醉一场,就算是与沱江一起哽咽哭泣,那么一些愁闷无处化解的郁郁,在晚风的抚慰中能否一次让心轻松一些。

  风开始在夜的黑暗中肆意的舞蹈,青丝如云飘飞,拂过脸庞,滑过手心,在江水中随波荡漾。把脸深深浸埋在水中,享受一下冰凉窒息的感觉,在容颜浮出水面的那刻,我是否已经焕然一新?沱江的水呀带走不了我的回忆,更在这窒息中深入内心,打湿了所有的回忆,刺骨的心痛在凉如薄冰的江水中再次的交织缱绻,一浪一浪袭来,又一次,开始在往事中漫无边际无力的行走。

  本该灯火辉映的江面,却在慢慢拉长着夜的黯淡。踩踏着一些依稀残存的足迹,在记忆的乱红中找寻一片落入手心的花瓣,触摸一些或许早就消失着的情爱。多少的爱与恨终究抵挡不住岁月哪怕半丝的侵蚀,任你当初如何的天翻地覆,天长地久,也不过是时光隧道中一粒沙尘,走过了,连痕迹都找寻不得,只换得一声的叹息,终不能长长久久守着往昔的爱,走过今后的岁月清流。

  情爱总被雨打风吹去,如何熟悉的身体与语言,都将在记忆的深处一点点暗淡着初时的光华,苍白无力的是我现在的无处躲藏,用尽最后的一点温暖去守护渐渐僵死的情爱,只是不想从此真的淡如流水,那冰凉的,是比死更恐惧的冷漠。

  谁说爱情总在分手后,得到的总是不肯好好的珍惜,只有转身过去了,却原来才知道心有多痛多难舍。在悔恨与等待中回味着从前的种种,哪怕是吵架,也来得如此的温馨,让人心荡神怡。可是,如何的懊悔,也消除不了渐渐远走的心的距离。这个世界能消除一切的距离,却惟有心距,越是努力的想消除,她就离得越遥远。

  爱情,就是今夜的沱江水,我如何心疼的掬在手心不肯放松,她终究还是从指间缝隙悄然滑落,除了望着她渐渐漂泊流离的身影,我只有哭泣,哭泣的泪水还是要这样落入江水中,汇合着远离,那么她们是否已经相聚,从此再不分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地,终究还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梦而已。

  残存的回忆,残存的酒精,在身体内缠绵,飘落着的心,没有了依托与归处,就这样在江边与水中做一次流浪。依偎着一些温暖的名词,不让心真的被水浸泡结冰。把一些心事书写成文字,刻在岁月的年轮,偶尔翻阅,心中还能涌现一些甜蜜与疼痛,那么有些日子就没有白白的走过。

  让我就在这沱江边沉沉的醉一回,伴着古老的水车支支哑哑的转动声,哪怕醒来依旧孤独,依旧泪痕班驳,喝尽最后的一滴酒,就这样恣意的躺在江水旁,有水乐声为我鸣奏,有星星为我舞蹈,就算什么也没有,还有我的心在跳动,能听着心跳的声音入睡,也还是可以叫幸福的。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想念佛山散文

    想念佛山散文

    想念,是珍藏在记忆里的灵魂碎片。 想念,有时候没有太多理由,只是想念了。 哪怕是曾经的酸甜苦辣咸都已经淡了味道, 一旦想起,它们便自动在心头盘旋回绕。 那时候还很年轻吧,随着学生大部队到佛山的一家工厂实习。 乘坐大巴去的,都是卧铺,两位司机师傅 [详细]

  • 学渣的世界你不懂

    学渣的世界你不懂

    学渣的世界你不懂 每次考试前,我都对自己说:开启学霸模式!可总有一种声音说:您的配置过低,该软件不能正常运行! 听说,有一种介于学霸和学渣之间的存在叫学酥,表面看起来像学霸,其实一碰都是渣渣! 老师说一道错题就是一笔财富,我看了看我的卷子,才 [详细]

  • 闯祸的泼猴散文

    闯祸的泼猴散文

    小博是我们邻居家的小男孩,过了新年就七岁了,刚上一年级,矮矮的,瘦瘦的,一双机灵的小眼睛,一笑就眯成了一条缝。可能是刚上学不久吧,在学校显得很腼腆,老师问他话,他回答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在家里,他可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整天爬高上低,啥不 [详细]

  • 与老婆战斗的那些日子

    与老婆战斗的那些日子

    一 我正看足球赛呢,老婆问我:这守门员是干什么的?我说:这守门员嘛,就像你单位里看门的老头。 那就是说,是好球就让它进去,是坏球就不让进?老婆问。 你真是太聪明了,我见她还真的得意起来,便说,球场上就一个球,哪有好球坏球? 这时,电视里传出解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