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趣事

那些年我的如烟网事的散文

  一、

  本不懂何为博客,懂博客了,也没打算建立博客,感觉博客于自己无多大意义,思维里从没有将自己与博客对上号,觉得博客不属于我。一来我不是名人,二来我也没多少东西可写。

  建立博客,缘于网易部落,那个时候,网易个论已经关闭了,一些个论便搬家到了部落。进部落,缘于网易个论的老朋友雪城之约,还有藏羚羊。在部落驻足时间并不长,但那时感觉稍稍安稳下来了,流浪网络的心情暂时有了栖息的地方。

  再后来,部落系统搬家,于是把文章转移,来到了别人为自己创立的博客。

  终于,自己也有博了。有了博,才体会了当时流行的一句问候语:今天,你博了吗?

  给博客取了个好听的名字,也是当时我在个论时用的名字,孤岛木屋。在木屋里放置了一些家什—一些文章,一些音乐,一些照片,还有一些收藏。还把木屋修饰了一番,终于有了点家的感觉。注册博客的时间:2006年9月3日,一个非常值得想念的时间。

  有一段时间,懒于管理博客,所发的文字也很少推送到博客圈子,因为不懂,也因为自己不太在意。

  博客于是沉默着,如冬眠了一般。

  开了博客,并不意味着告别论坛了,那几个常去的论坛我依然会去转转,因为那里有很多老朋友,都是从网易个论一起走过来的。起初进博客,只是喜欢听音乐,仅此而已。后来,不太愿意上论坛的时候,就来博客,开始慢慢用喜欢的眼神打量着博客,也喜欢收拾整理博客。

  喜欢随意地写一些文字,以前是用手写,但是好多年了,已经丢掉了写日记类文字的习惯。于是,想一些事情的时候,就潦草地在这里记下,同时记下的,还有一些感受,一些感怀淡淡地在这里流露。这里的许多文字,不加修饰,也不喜欢修饰。随意的文字,淡淡的思绪,惬意的心情,如我平淡简单随意的生活。甚至是烦恼痛苦不开心,也会在这里记录下来。

  写博,不为别人,只为自己。博客不同于论坛,这就是我喜欢的。

  孤岛木屋起初的客人,现实中只有三两位最信任的朋友。网络上的朋友,只有几个被邀请来木屋做客的,有的是循迹而来的,几个加入的好友中,多是当初同论坛的朋友。

  网络上的朋友于是成了木屋的常客,喜欢他们来木屋做客,虽然木屋简陋,没有别人喜欢的风格。喜欢与他们这样的交流,让我收益多多。

  按照博给予的查看权限,当然有的文字设置了好友才能读才能看,有的心情,好友才能来体会。

  同样,有些快乐,有些悲伤,有些感怀,有些酸涩,甚至有些苦与痛,也只能留给自己。

  记得丫头和我讲起雅客的牧场,当我问牧场的路怎么走时,她说博客类似于电话号码,不经过主人的同意,是不该擅自给别人的,从此也没再问过。当那牧场的主人来木屋做客时,我还不知道他是谁。

  既然是日记类的文字,总有隐私的地方,不是每个人都能来读,来理解,不想把每件心事都拿出来在阳光下晒着,也没必要让每个人都来理解自己。

  于是自己给博客定义:保守的博客。

  二、

  博客关闭了好些时候,那是忍痛做的一个“决定”。

  要过年了,为了方便我与博客朋友们相互之间的问候和祝福,我今天将这个木屋的门窗打开。

  海南的冬天很暖,暖得让人有好好写一段文字的冲动,尽管我知道写文字的灵感正渐渐地脱离我的大脑,所以写出来的东西总是显得很凌乱。

  去几个博客,向博客的主人道一声提前了的新春祝福,尽管不常联系。也许,别人早已将我忘了,因为忙碌,因为友情的去处很多。这些已经不太重要了,所以我不太看重,我只是履行自己内心的一份情感,因为这份情感早已经在内心种植下来并且长了根。

  想起那个博客,内心里还是有点疼。疼的不全是因为对用心经营数年的博客,有了一定的感情,疼的还是同样是经营数年的朋友之间的来往,所以关闭博客,也便是朋友情缘的淡漠。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人生感悟散文

    人生感悟散文

    人生感悟散文(一): 每个人都会长大 以前的我: 我明白你不曾料到未来的日子,你也必须想不到,多年后的我会想起你,并且给你写一封信。 一个人的未来是不可预知的,但他的某些回忆却永久不变,也不曾随时光淡去。不知为什么,我总认为你的每一天都快乐温 [详细]

  • 那些事,那些人散文

    那些事,那些人散文

    十七岁的雨季,因为高考的失败,是自己的人生跌入深谷,每天茶不思,饭不香,父母也跟着着急上火,无奈之下,独自踏上了北去的列车,选择了北漂。 北京,在我的印像中是神圣的,听说有雄伟壮观的天安门、大气磅礴的鸟巢、玲珑剔透的水立方、巍然耸立的七星级 [详细]

  • 走在洒满月光的路上散文

    走在洒满月光的路上散文

    回乡小住,便遇上了今夜这样的月亮了。 吃过晚饭,月已初升,是大大的一轮,如美碧,橙黄色斜坠在人家楼房的一角。我与月亮的缘分大约是至死不渝的了。看着人家楼房边角的月亮,心有几分妒意但很快也便打消了这样的念头,我想月亮应是无心于贫穷富贵的,只是 [详细]

  • “新婚第一夜”的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