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趣事

心在感动里柔软散文

  终于到家了,我给王阿姨发了一条短信再次表示感谢,心头涌起的感动又一次把我淹没,四天里,奇妙的缘分,发自内心的感动一直萦绕心间,唯一能做的就是分享这份感动和温暖,让爱的正能量在每个人心头依次燃烧。

  上周六,妈妈被驻马店市中心医院确诊为混合痔,并当即下达了住院通知。我盯着那张住院单,就像看着一张让我头疼的试卷,等待我给出答案。老公不在家,孩子上学,我要上班的事实,让我很是犹豫。我安置妈妈和孩子在休息椅上坐下,一个人走了出来。外面天气晴好,风却很强劲,一个人站在桥头,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心头一片迷茫,只好任风猛烈地吹过我的发梢,无奈、焦虑爬满心房。

  再次回去时,心头没有那么乱了,我带着妈妈做一项又一项的术前检查,跑前跑后,缴押金、登记、签字……最终,妈妈住进了8号病房,等候下午的手术。没多久,一对中年夫妇带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也住了进来。从礼节性的点头示意、礼貌的问候、小心翼翼的询问中,彼此的话渐渐多了起来,越聊越投机。聊着聊着,大家都吃惊地发现,我们居然有几个共同的的朋友,一边感慨世界真小,一边惊奇于这种奇妙。从聊天中得知,女孩叫欣欣,在郑州上大学,利用周末回来做手术的,她称呼我姐姐,我称呼她的爸妈邵叔叔、王阿姨。

  看得出这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父母和欣欣的思想也很同步,堪称很潮很萌,特别是欣欣和父亲的亲昵、搞怪时时惹得我们哈哈大笑。下午三点半左右,欣欣和妈妈一前一后做了手术。相对于欣欣,妈妈要严重一些,一直感觉到很疼,躺着输液,换啥姿势都觉得难受。王阿姨不停地问问欣欣,再回头问问妈妈。输完液已经夜里十点多了,得知我准备晚上在床边趴一晚上时,王阿姨说:“那可不行,医院虽然不比家里,可也得像个样子。”不由分说带我去走廊把闲置的长凳子抬进屋里,并把自己带的被子给了我,她自己和女儿挤在一起。

  两天里,我们谈东论西很是融洽,邵叔叔有空就过来看望女儿。周日下午,妈妈担忧地说:“孩子明天还得上学哩,你不回去不行呀!”得知情况后,王阿姨爽快地对我说:“没事,我帮你看着你妈吧!你带着孩子回去,明天早上处理完单位的事再来。”我固执地摇了摇头,怎么好意思呢?妈妈也不同意。王阿姨说:“我看一个也是看,看俩也是看,谁没个困难哩!赶紧走吧!再不走天就黑了,赶不上车了。”我感激地对她说着谢谢,带着孩子走了。就这样,我开始了在西平和驻马店两地的奔波,早上过来,下午三点左右赶回西平。妈妈输液、吃饭、喝水、吃药、上厕所、换药……全由王阿姨承包了。每每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可以做的事情了。

  一个人照顾俩病人,本来就不太容易,特别是晚上,需要坐浴,而且妈妈眼睛不太好使,王阿姨帮忙打热水、试温度,扶妈妈下床。由于水蒸气的作用,往往不由自主地大便就会流入盆子里,王阿姨丝毫不嫌弃,还对妈妈说,你的状况还算不错,没有带血,然后带着便盆出去清洗。妈妈一次次地对她表示歉意,她笑笑说:“没什么,是人都会生病。这种病的部位特殊,医生也反复交待要解大便,只有解了,心里才踏实了。像前两天你和欣欣都是一直往厕所跑,就是解不出来,稍一使劲,伤口就疼得厉害,那才叫你担心呢。”

  听着妈妈复述给我的话,泪不由地落了下来。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仅仅因为病友关系,就一次次地伸出援手,无怨无悔地帮助照料,这怎能不让人感动?在生活中,感动是无处不在的,患难中的雪中送炭更让人的心久久难以平静。“如果这事换作是我,我能做到吗?我即使做到了,会做的这样无怨无悔吗?”我一遍遍地问自己。我为自己惭愧了,不能,至少我做不到这样好。阿姨就是一面镜子,照出了我内心中潜藏的自我,让我在人与人的关系上又一次审视自己,不再怀疑生活,不再用一些不美好的影像来否定生活中的真诚和美丽。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泰山稳固的散文

    泰山稳固的散文

    2016年的元旦,我有幸来到泰山,这座中华神山,会是怎样的让人敬仰呢?我默默地期待着。泰山脚下的泰安城,安静而古朴。初进入泰安城,居然看不到泰山的影子,渐渐接近风景区,才看到远处浑厚的峰峦,并不让人很震撼,这就是神圣的泰山? 来到泰山红门景区, [详细]

  • 唯有读书与护肤不可辜负网络散文

    唯有读书与护肤不可辜负网络散文

    我一直相信什么锅配什么盖,什么马配什么鞍。所以当桑葚姑娘声泪俱下地向我控诉她才华横溢高能力的男朋友找了所谓“志趣相投”的人,毫不犹豫的弃她而去,我一点儿也不觉得惊讶。 且不说这样的男人值不值得夜夜啼哭以泪洗面,当终于爱恨怒骂过后,理智回归到 [详细]

  • 金句乐一乐
  • 来到巴青,我至亲至爱的第二故乡散

    来到巴青,我至亲至爱的第二故乡散文

    我问何师傅,到巴青还有多远? 他笑着说:“这可是全西藏距离最近的两个县了。不用一个小时就能到。”车到巴青时,我看了一下表,已经是夜里十点钟。何师傅将车开进一个大院落。院子里一片漆黑,只从几个小窗户里还透出点点微弱的烛光。 我问师傅:“人都睡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