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故事

隔着两代人的疼

再见他时 我突然被他的苍老蜇了一下 时光终归是个残忍的东西,它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毁掉一切。如一段长久的感情、一尊精致的雕塑、一个人的...

我的疯娘痴爹

戴亮是上海汽车集团销售主管,在上海闸北区一家茶馆里,他向记者讲述了父母的爱情故事 母亲被强迫出嫁时 声声泣血叫着父亲的名字疯了 父亲...

大哥的爱

我的大哥是一个极其平凡又普通的人,识字不多,话也少,但心地善良,从他那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可以看出身体虽然柔弱些,但骨子里有一股不屈...

跟妈妈说声对不起

没有永不犯错的儿女,在妈妈面前,我们都是笨小孩儿。没有不肯原谅儿女的母亲,砸断骨头连着筋,哪怕已经被儿女伤害得心痛难当。 当岁月的...

年少轻狂时不懂得母爱

8年前,我疯狂地爱上了摩托车,经常跟朋友们一起去飙车,拿到第一名会有3000元奖金。 妈妈很担心,多次劝阻。当时我心里只在乎飙车时的那种...

千层底里的暖

我离开家乡那年,母亲52岁,当她得知我执意要南下广东时,非得亲自送我到车站。 早春二月,乍暖还寒,凌晨的街道异常清冷。看着直打哆嗦的...

隔着一部电影的距离

电影院要放一部怀旧的电影《地雷战》,他想带父亲去看。 父亲每日里除了买菜以外,很少下楼。他曾带父亲去公园,试着让父亲融进那里的老头...

呵护母亲的幸福事儿

母亲在沙发上睡觉了,眉头紧锁。我从没有如此仔细地打量过母亲。母亲一定是在默默地承受着身体的病痛,或许,只有在睡梦中,她才能真切地流...

父母的养老

父亲握住母亲的手,是轻轻握...

不忘父母恩

20多年前,第一次当兵出远门的我回家探亲。临行前,我打电话给镇上的亲戚,让他们帮我转達父母我要回家的消息。没想到,我乘坐的T184次列车...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下一页
  • 末页
  • 59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