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解读

异界重生之打造快乐人生

行┪弈蔚乃档溃骸昂我缴阏饷此得挥冒。颐切枰率邓祷埃隳苡蟹ㄗ又っ髂闼档囊磺新穑俊?br />     “有!”     林羽扫了眼一旁脸色缓和下来的方正,面色淡然的点点头,胸有成竹道。     ?    赵忠吉闻言面色一动,急忙说道:“有什么法子,何先生请快说!”     作为林羽的推崇者,他自然希望林羽及早澄清自己的嫌疑,证明他的眼光没错,也好继续担任他们医院的副院长,带着他们医院更进一步。     “虽然这个药渣拿去化验可能不一定有结果,而且表面的毒药也已经被清洗过了,但是既然经历过高温,那毒素自然多多少少会浸入药材内,虽然这些毒素不能被人体所感知,但是如果被一些小的动物食用,还是会有所反应的!”林羽说着转头望向赵忠吉,询问道,“赵院长,你们医院有医学试验用的小白兔吗?”     “有,有!”     赵忠吉闻言眼前一亮,似乎明白了林羽的用意,急忙回身命身后的医生去取两只小白兔过来。     何自钦皱了皱眉头,也没有阻止。     虽然他对林羽有偏见,但是也不至于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把屎盆子扣到林羽头上。     相比较打压林羽,他知道,更重要的是找出敢对何家下手的主谋!     方正有些胆怯的咽了口唾沫,缩着脖子,也没说话,满脸的惊慌。     随后林羽又对着赵忠吉说道:“赵主任,能不能帮我取一副我配的中药,另外再拿一个干净的煎药器过来?”     “没问题!”赵忠吉立马点点头,下意识的要吩咐别人,但转念一想,还是他亲自去比较保险,所以立马抬脚走了出去。     不多时,赵忠吉便按照林羽说的取了一剂中药过来,在林羽确认过无误之后,赵忠吉便叫着众人去了隔壁的房间进行核实,以免打扰到何二爷。     进了屋之后,林羽便浸泡了下药材,当着众人的面儿开始按照步骤熬制中药,很快,屋子里面飘满了中药的气味。     他熬制中药的时候,先前跑出去的那个医生也已经赶了回来,手里拎着两个铁笼子,只见笼子里装着的正是两只活蹦乱跳的小白兔,黑漆漆眼睛俱都炯炯有神,灵活的闪动着,鼻子一凑一凑的吸着气,显得十分有生机。     紧接着一个护士推了一个推车过来,医生便将两个笼子放到了推车上。     “何首长,这两只兔子你需不需要检查检查?”     林羽转头扫了何自钦一眼,淡淡道可:“看看它们健不健康,有没有服用其他的药物,以免你再以为我动了手脚。”     “不必了,我相信老赵!”何自钦冷冷瞥了林羽一眼说道,他相信赵忠吉不可能串通林羽一起骗他。     林羽便也再没多说什么,见何自钦的人早就已经暗暗控制住了方正,便转过头,安心的熬制起了中药。     等到中药熬好,林羽便将药液全部倒掉,随后叫护士拿了两台榨汁机过来,将自己刚才煮剩下的药渣和先前方正煮过的药渣做好标记,摆放好,让两个护士分别用榨汁机打成汁液,喂服给那两只兔子。     “快,按照何先生说的做!”     赵忠吉赶紧让护士长找了两名医院里的金牌护士。     那俩护士戴好口罩和手套,按照林羽说的,将药渣全部打成糊状,接着一人取过一只小白兔,用针管把药糊强行灌进了小白兔的嘴里。     “好了,可以了!”     林羽见灌的差不多了,便立马叫住了她们。     两个护士这才收手,将两只小白兔重新关到了笼子里,并且在笼子上做好了标号。     只见两只小白兔可能是因为被强行灌入了不喜欢的食物,情绪有些低落,趴着一动不动,但是两只眼睛还是滴溜溜的转着,显得活力十足。     “何首长,如果您认为何二爷是因为我开的方子喝多了,才出现的累积中毒症状,那这个小白兔喝一次应该也会出现相同的现象,烦请您仔细观察,看看它到底有没有事!”林羽抬头提醒了何自钦一声。     何自钦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转过头盯着那两只小白兔。     只见不消片刻,那只被喂食了方正拿来的药渣的兔子突然间身子一歪,急促的抽搐了起来,鼻孔也用力的扩张着,显然呼吸十分的困难。     而另一只兔子则没有任何的异样,反而再次窜动了起来。     众人看到这种景象顿时哗然一片。     “这药渣竟然真有毒!”     “我的天,真被何先生说中了?!”     “方部长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太不可置信了!”     一旁的何自钦也是猛然一怔,疾步走到身子抽搐的小白兔跟前,见倒下的小白兔反应跟老赵描述的二弟方才的反应一模一样,顿时火冒三丈,猛地回身指向方正,怒声道:“给我抓住他!”     方正看到刚才那一幕,早就吓得腿软了,被何自钦这么一喊,身子猛地打了个哆嗦,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无比惊慌道:“不关我的事啊,我什么都不知道!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啊!”     “还装!”     何自钦一个箭步冲到方正跟前,一脚踹向了方正的肚子,方正立马如虾般身子猛地弓了起来,捂着肚子,满脸胀红。     “说,是什么人指使你这么干的?!”     何自钦指着他厉声质问道,他们家与方正素无恩怨,所以他自然猜到方正是受人指使。     周围的一众医生看都何自钦震怒的样子,一个个都面色苍白,默不作声,丝毫不敢出声给方正求情。     他们都知道,竟然敢暗害何家,方正这条命恐怕是保不住了!     “不关我的事,真不关我的事啊,我不知道这药里会有毒……”方正躺在地上痛哭着哀求,声音嘶哑。     “还嘴硬!”何自钦冷哼一声,再次跑过去踢了方正两脚,“说!到底是谁指使的你!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     林羽在一旁也为说话,眼睛一直仔细的观察着方正的神情,见他似乎不像是在说谎,心里不由有些意外。     其实在他心里,也早就认为这毒是方正下的了,毕竟何二爷的这药全都是方正煎制的。     不过要是方正心里有鬼的话,不应该同意让自己验药渣的,而且也会在结果出来之前想办法提前逃走的啊,何必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     林羽仔细回想了回想从自己第一面见到方正后方正的表现,发现他确实没有任何的异样,似乎好像真的从一开始就不知道这些药材里有毒。     “等等!”     想到这里,林羽忍不住出口喊住了何自钦。     “怎么了?”何自钦转过头,皱着眉头冲他问道。     “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伪装,可能毒确实不是他下的!”林羽有些迟疑的说道。     “哼,你没审问过人犯,可能不知道有些人的演技胜过演员!”何自钦冷哼一声说道,心里恼怒不已,因为他一开始也被方正的外表给骗过去了。     “何大爷,我发誓,我发誓不是我啊!”     方正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双腿跪在地上,一只手拽着何自钦的裤腿,一只手举过头顶起誓,哭着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何二爷喝的药里有毒啊,我要是敢说一句假话,我全家都不得好死!”     “这些鬼话你留着进了审讯室再说吧!”何自钦冷哼一声,接着冲手下的人吩咐道,“把他带走!”     “慢着!”林羽厉声喊了一声,接着急忙说道,“方部长,我问你今晚上煎药的时候你全程都守在旁边吗?有没有人找过你,跟你聊过天!”     方正听到林羽这话神色一怔,接着仔细的回忆了起来,随后面色一变,急忙点头说道:“有,有!当时我在煎药的时候,小涛过来找过我,找我聊天来着,我当时还纳闷,他今晚上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能聊了!”     方正说到这里眼睛猛的睁大,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激动道:“对,对,我想起来了!他当时还打开煎药器的盖看过,我也没当回事,现在想来,极有可能是小……小涛做了什么手脚……”     他说这话的时候满头冷汗,实在没想到平日里一个沉默寡言的下属竟然会做出这种胆大包天的事!     “小涛?!”何自钦冷声道,“小涛是谁?”     “这个人叫周涛,是我的下属!”方正急忙说道,“去年才来的我们医院中药部,以前在千植堂当过学徒的!”     千植堂?!     林羽听到这个词眼猛地一怔,对于这个名号他可是十分敏感!     莫非这个小涛是受万家的指使?!     想到这里,林羽恍然大悟,如果幕后的主使是万家的话,那一切就都说的通了!     万家与自己有着深仇大恨,显然是想嫁祸自己,借用何家的手铲除自己,而且万士龄精通中医,也确实懂得如何布局,如何不留下痕迹!     高!     这招实在是高!     林羽心头暗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不得不说,万家这招用的太高明了!     要不是他接触过这种无色无毒的液体,并且想到了证明的方法,可能他现在已经被何自钦给带走了!     现在,他也终于知道,那次给自己下毒的人是谁了!必然是万家无疑!     “那周涛现在在哪?!”     何自钦见方正说的有模有样,立马冷声道:“在中药部吗?”     “这个点的话,他可能早已经下班回家了!”方正看了眼手表,如实说道。     距离何二爷中毒症状的出现到现在,已经过去四五个小时了,所以小涛估计早就回家了。     “他家在哪?!”何自钦面色一寒,神情狠戾道,“我这就亲自带人去抓他!不管他背后的人是谁,我都要揪出来,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何家的尊严容不得任何的亵渎,所以这次,他必须亲自出马!     ?    方正没敢有丝毫的耽搁,立马将周涛家的住址告诉了何自钦。     “老赵,他说的是真的吗?真有周涛这个人吗?”何自钦转头冲赵忠吉问道。     “不错,这个周涛我也有印象!”赵忠吉点头确认道,“刚才方正说的地址应该也没有问题,档案部那边有存档的,他不敢瞎说!”     何自钦这才点了点头,接着转头冲自己的三弟说道:“老三,你留在这里和曼茹一起守着二弟,我去抓这个周涛!”     “好,大哥,你注意安全!”何自珩点点头,面色凝重道。     虽然何家自己内部不团结,但是一旦有人敢挑战何家的尊严,他们必然要联合起来一致对外!     “走,你跟我一起去!”何自钦走到方正身旁,用力的在他肩头拍了一把。     “我……我也去?!”方正身子猛的打了哆嗦,颤声道,“这件事我,我真的不知情啊!”     “知不知情不是你一人说的算的,谁知道你刚才说的是真是假!”     何自钦冷哼一声,接着拽着方正的领子就要往外走,但是转瞬间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望向林羽说道,“何先生,麻烦你也跟我一起走一趟吧,毕竟要是问到一些涉及中医方面的问题,你也好帮我做个参考!”     “大哥,这个就没必要了吧!”萧曼茹皱着眉头,有些顾忌的扫了何自钦一眼。     “弟妹,你放心,我不会难为他的!”何自钦面色庄重道,“我们何家做事向来公正,既然何先生配制的药没有问题,那此事便跟他无关了,我不会对他不利!”     “好,我跟你一起去!”林羽倒是十分痛快的答应了下来,因为他对下在药里的毒十分感兴趣,想查清楚到底是不是出自万家之手,同样也想看看这种毒跟自己当初中的那种是不是同一种,从而确定上次害自己的到底是不是万家!     “先生,我也跟你去一起去!”步承冷声说道。     林羽抬头询问似得看了何自钦一眼,何自钦也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了。     何自钦往外走的时候,几个跟他同来的黑衣男子也立马一起押着方正往外走去。     林羽打量了这几个黑衣男子一眼,发现他们的动作十分的凌厉迅速,可见都受过专门的训练,应该是国安局的特工。     到了外面之后,何自钦让林羽和方正跟自己坐了一辆车,让步承坐到了后面的一辆车,接着一行人便朝着周涛家进发,打算抓他个措手不及。     此时万家大宅内,万士勋正坐在宽敞书房内戴着老花镜,埋头在一份文件上写着什么。     “咚咚咚!”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进!”     万士勋沉声应道。     接着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一个身影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正是他的贴身保镖阿滨。     只见阿滨面色凝重无比,一进门便迫不及待的喊道:“董事长,不好了,我们的计划失败了!”     “失败了?!”万士勋手头一抖,急忙把眼镜拿下来,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的是哪个计划啊?!”     “就是给何家二爷下毒的计划!”阿滨急忙汇报道。     “什么?!”     万士勋猛地窜了起来,张大了嘴巴,满脸的惊骇,足足愣了片刻,接着才惊诧道,“是周涛下毒失败了?!”     “不是!我跟周涛确认过了,下的毒绝对没问题!”阿滨急忙道。     “那是何自臻没有喝?!”万士勋接着问道。     “也不是!”阿滨叹了口气,如实汇报道,“据我们医院的眼线说,何家二爷不只喝了,而且还出现了十分严重的中毒症状,但是医院方面及时的将何家荣叫了过去,何家荣帮他把这毒解了,何二爷的一切身体特征也已经都恢复了正常!”     “何家荣啊何家荣,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万士勋眼睛一眯,满是寒光的冷声道:“我还以为他医治不好这种毒呢,没想到这小子真的有两下子!”     随后他面色一缓,急忙冲阿滨问道:“不过这也没关系,这件事本来就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就算他医治好了何自臻,何家也会追究他的责任吧?怎么,何家难道就这么算了?这可不是何自钦的作风啊?!”     “没有,何家反应很强烈,而何家荣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本来何家都要把何家荣抓走了,但是何家荣却突然用法子证明了何二爷喝过的药里确实有毒!”阿滨有些无奈的说道。     “怎么可能?!”     万士勋身子猛地一颤,睁大了眼睛,无比震惊的瞪着阿滨,急切道:“二老爷不是嘱咐过周涛,让他找机会把药渣用清水清洗几次吗?!”     “他确实清洗过了,但是何家荣还是把里面的毒试了出来……”阿滨叹了口气,接着将林羽如何验毒的事情跟万士勋讲了一番。     万士勋闻言脸色瞬间苍白一片,噗通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声音颤抖的喃喃道:“这个何家荣到底是人是鬼……这……这他妈的都能验出来……”     “董事长,那接下来我是不是……”     阿滨弓着身子低声问道。     “去吧!”万士勋长叹了口气,接着冲阿滨摆了摆手。     阿滨立马一点头,转过身快速的朝外面走去。     他刚到门口,一个人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正好跟他撞了个满怀。     阿滨一把扶住怀里的人,看清楚面容后,面色一变,急忙歉意道:“二老爷,对不起……”     万士龄压根没有搭理他,一把把他拽开,快速的冲进了屋里,急切道:“大哥!我们的计划失败了,你知不知道!”     “阿滨这不刚过来跟我说了嘛!”万士勋皱了皱眉头,有些沮丧的说道。     “那你知道你还如此淡定?!”万士龄面色通红道,“要是被何家查出这件事是我们干的,那我们万家可就要面临灭顶之灾了啊!”     “你慌什么!”万士勋瞥眼白了万士龄一眼,淡淡道,“有谁能证明这件事与我们家有关?!”     “周涛啊!”万士龄急切道,“要是他们查到周涛身上,那我们万家肯定也要被牵扯出来!”     “放心吧,不会的!”万士勋往椅子上一靠,脸上浮起一丝笑容,胸有成竹的说道。     “不会?!怎么不会!”万士龄焦急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愁容满面,不停的念叨,“我怀疑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查到小涛身上,不行,我得抓紧时间给小涛打个电话,让他躲躲!”     说着他便将手机掏了出来。     “不用了,我已经都安排好了!”万士勋冲他摆了摆手,淡淡道,“我已经给了他几百万,让他跑路了!”     “奥,那再好不过了!”     万士龄听到这话这才不由松了口气,接着再次语重心长的劝起了他的大哥,让他大哥收手,别再跟何家荣作对。     但是万士勋笑而不语,不以为然。     话说林羽和何自钦一起到了周涛家居住的小区之后,何自钦便把方正拽下来,让方正带着他们往周涛家走。     方正带着他们一行人进了其中一个单元楼后,径直去了十八楼,接着周涛指了指其中一户人家,说道:“这里就是周涛家!”     没等何自钦吩咐,几个特工立马一左一右的靠到了门两侧,接着何自钦一推方正,让他叫门。     方正敲了半天门,里面才传来一个慵懒的女人声音,“谁啊?”     “是我,弟妹,我是方正!”方正立马装出一副正常的样子笑道,“医院那边有情况,我来找周涛有点急事,麻烦你开下门!”     “奥,是方部长啊,您稍等一下!”     出乎意料的是,周涛的妻子没有丝毫怀疑的走过来把门打开了,等她把房门一开,周边的特工立马迅速的涌了进去。     “啊!”周涛的妻子顿时吓的大叫一声,满脸惊慌的冲方正问道,“方部长,这是怎么了?”     “弟妹,他们是警察!”方正叹了口气说道,“你家周涛犯事了……”     周涛妻子面色一白,显然有些不可置信。     “首长,里面没人!”     很快,一众特工就跑了出来。     “你爱人去哪了?!”何自钦皱着眉头冷声道,“你要是想救他的话,就如实的告诉我们!”     “他刚才接了个电话就开车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他去哪了啊……”周涛妻子带着哭音说道,“我丈夫不是坏人的,方部长,你了解他的……”     何自钦闻言面色一变,知道周涛多半是得到消息逃走了,询问了下周涛妻子周涛离开的时间和周涛的车牌号,立马带着人往楼下跑去。     何自钦一边带人往小区外面走,一边打着电话让警察追堵周涛的车子。     “首长,这不就是周涛的车吗?!”     前面的司机突然间喊了一身,接着一把踩住了刹车,望着小区路边一辆红色的小轿车说道:“车牌尾号6547,不就是他嘛!”     “是他!”     何自钦转头一看,面色一喜,立马带着众人冲下了车。     一帮特工二话没说便将车围住,未等众人说话,站在车前头的一个特工急忙说道:“局长,驾驶座上有人!”     话音一落,他立马冲过来,尝试着去拽驾驶室的门。     没想到的是,他一把便把门拉开了,而与此同时,一个人影从车里歪了出来,咚的一声跌落到了地上,同时人影脖颈处厚重的鲜血瞬间流了一地。     “周……周涛!”     方正看到浑身上下满是鲜血的人影,吓得打了一个机灵,面色惨白的脱口而出。     林羽见状心头脸咯噔一下,这下坏了,死无对证!     ?    何自钦闻言也面色一变,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往车里一照,发现车里除了周涛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车中的驾驶座上满是鲜血,不过血还没有凝结,说明周涛死的时间并不是特别长。     “给我出去追!看看附近有没有可疑的人!”何自钦立马满腔怒火的吼了一声,后面车上的几个特工立马钻进车里,开车追了出去。     而此时林羽已经俯身跑到了周涛的跟前,伸手在他手腕上摸了摸,看到他脖子十几公分的刀口后,缓缓站起身,叹了口气,说道:“已经没救了,死亡时间在十分钟到二十分钟之间,说明我们出发的时候,对方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先我们一步赶过来杀人灭口……”     “妈的!”何自钦猛地一跺脚,接着回身一把撕住了方正的领子,怒声道,“说,是不是你偷偷告的密!否则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要来找周涛!”     “何大爷,我冤枉啊!”方正脸色惨白道,“我刚才一直坐在您身旁,有什么举动,您会不知道吗?”     “肯定不是他!”林羽摇了摇头,刚才他和何自钦一左一右的坐在方正身边,他根本连发短信的机会都没有。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