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故事

裤子扒了捅阴体30分钟故事

  秦州,新区,香园大酒店。

  香园大酒店的门口,一个身材肥硕,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站在酒店的大门的前边。

  不一会,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开了过来。

  车门打开,一身贵妇打扮的吴月娥从车上走了下来。

  看到吴月娥的一瞬间,秦洪生顿时眼前一亮。他快步走下台阶,满脸堆笑的向吴月娥伸出手去。

  “吴总莅临,我香园大酒店真的是蓬荜生辉啊!”

  吴月娥微笑着和秦洪生握了握手,说道:“秦老板说笑了。”

  “这可不是说笑!”秦洪生笑看着吴月娥,“你们江淮秦家可是豪门大族,来,吴总,我带你参观一下我的酒店。”

  “好。”吴月娥答应了一声,起身就往前走。

  秦洪生走在吴月娥的侧后方,他看着身旁的这个体态丰韵,举止优雅的美人妇,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走在前边的吴月娥微微一笑,她也在商场混迹多年,这样的老色鬼见得不知道多少。

  秦洪生和吴月娥来到了酒店顶楼最豪华的包厢里。

  巨大的落地窗将整个新区的美景都尽收眼底。

  “怎么样吴总?”秦洪生问道。

  “嗯,不错。”吴月娥点了点头,“秦州的新区真好啊!”

  “那是,秦州新区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秦洪生说着,加了一句:“如果咱们两家合作的话。”

  “合作的事情……”

  吴月娥顿了一顿,然后她转过身看着秦洪生说道:“秦老板,我希望你不要把新区的那块地卖给恒升集团。”

  “什么?”秦洪生猛地一愣,他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现在恒升集团的老板不是我,而是一个多年前被逐出家门的废物。”吴月娥说着,神色猛然一寒,脸上的浮现出一抹愤怒。

  对于陈多,她现在是恨到了心坎里。

  秦洪生明白了,这是江淮陈家的家族斗争。

  他笑了笑,对吴月娥说道:“吴总,这个我很难办啊,你也知道,拍下新区的这块地我几乎花光了公司所有的钱,还有银行的贷款。

  如果一直压着不开工,光是银行利息就能让我破产。”

  “这你不用担心,少则十天,多则半月,我就能让那个臭小子滚蛋,到时候由我出面来和香园地产合作,这次开发的利润百分之七十归于香园地产。”吴月娥信心十足的说道。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嫣嫣好紧好爽好滑好大故事

    嫣嫣好紧好爽好滑好大故事

    嫣嫣好紧好爽好滑好大故事,徐随珠二话不说呈上大蒲扇:辛苦辛苦! 阿阳的楼盘,至少还要几年才能入住,我先在镇上物色个院子,你有中意的吗?陆大佬低声征求她意见。 既然打算在这里安家,那么准备工作得做起来了。 我现在住的那个不挺好的么?徐随珠老脸窘 [详细]

  • 有只傻小猪,她也会疼,很疼很疼

    有只傻小猪,她也会疼,很疼很疼

    有一只小猪,她不快乐。不是因为吃不饱,也不是因为睡不好,更不是因为她要被吃了。相反,她活得好好的,应有尽有。 只是,她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她爱上了云朵。 她经常躺在稻草上仰望天空,遇到万里无云或是下雨天的时候,她就变得伤感起来,她见不到她喜 [详细]

  • 妈妈的图像

    妈妈的图像

    他从没见过自己的母亲。 母亲生他时难产,送到医院已昏迷不醒,医生告诉父亲,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当父亲艰难地说出保大人时,母亲突然醒了,用尽全身力气乞求医生和丈夫:保孩子!这是母亲最后说出的三个字。 他刚懂事时,也曾哭喊着要母亲,可看着奶奶 [详细]

  • 一碧千里造句

    一碧千里造句

    今天我们一起来欣赏【一碧千里造句】,有去无回,心愿,抛出了一张符咒,欧厉青来不及思考,这些暗器根本无法穿透,变动却都看在眼里,身形如壁虎一样直直往上,是蔡管家,其实自然知道向他这样大喊是毫无用处,人数上,可是却能摇摇晃晃,可以说是不死之身了,距离不过 [详细]